北京又有两家批发市场将在月底闭市

  • 热点 • 2019-01-31
  • 来源:北京商报
  • 作者:王晓然 郭缤璐
  • 浏览:157
  • 评论:0
在业内人士看来,批发市场的疏解是北京市结构性调整的必然过程,而如今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精准地填补疏解的业态,满足市场需求。
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名单上将再添两家服装批发市场。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时发现,北京福成服装大厦和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将在1月31日正式关停。“甩卖”、“清仓”、“一件不留”的字样在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随处可见,北京福成服装大厦的多数店铺已经贴上封条。在业内人士看来,批发市场的疏解是北京市结构性调整的必然过程,而如今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精准地填补疏解的业态,满足市场需求。


排队撤离
位于大红门地区的福成服装大厦将在本月底正式关停。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福成服装大厦已经张贴出市场疏解清退公告,显示将在2019年1月31日市场正式关闭。一位商户对记者表示,去年12月市场就开始进行疏解清退工作了,大部分商户办理完解约手续就已经搬离。记者看到,整个大厦只有B1层羽绒服卖场还在营业,但部分商铺已经腾退,并贴上封条,仅有少数店铺还在做最后收尾工作。

距离福成服装大厦20多公里的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同样在紧锣密鼓地“清仓甩货”。北京商报记者在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现场看到,市场门口外挂着“五道口服装市场于2019年1月底闭市”的横幅,市场内大多数商户都贴出了“清仓甩卖”的标志。众多消费者赶着关闭前忙着最后一波的扫货,每个楼层的过道挤满了消费者,几乎每个摊位都有多位消费者在选购。

两大批发市场同一时间疏解,众多商户走上了外迁之路。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的多位商户透露,天津西青、武清,河北的白沟,石家庄,沧州等正在招揽批发商,离开本批发市场的众多商户已经在上述地区找到了新店铺。“目前已经打包好,关停前尽量多甩货,到时候直接用货车运到新商铺去。”一位商户表示。但也有部分商户正式转行,选择离开北京回到老家做些小本生意。

新身份
市场结构的升级与转型,如何利用空出来的老空间,成为一个不能回避的大课题。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相关负责人表示,市场从2月1日起不再营业,对于未来规划目前还没有详细计划,但否认了将变为“绿地”的消息。实际上,批发市场在关闭后均会有新的身份,举例来讲,世纪天鼎市场将老旧厂房、批发市场改造为文创园模式,疏解后的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将变身北京金融科技与专业服务创新示范区。

即将关闭的福成服装大厦仅仅是大红门地区疏解的一环,该区域内仍有众多的批发市场等待疏解。据了解,2018年大红门地区全年疏解商户4900余户,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正天兴裘皮辅料批发市场、三营门建材城等已完成拆除。截至目前,大红门地区的拆除关停率达到了82%。

大红门服装城相关负责人曾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把南苑-大红门地区定位为首都商务新区,转型升级将在规划落实之后确定。根据丰台区刚刚发布的《丰台分区规划(2017年-2035年)》草案,丰台区将打造“一轴、两带、四区、多点”的空间布局。南苑-大红门便属于“四区”。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福成服装大厦上属单位北京鑫福海工贸集团与天津食品集团在武清区正式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并共同成立了大红门农垦(天津)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正在武清区规划建设近百万平方米商业体量,将涵盖原创服装服饰设计研发、流通、零售等业务,形成可容纳休闲、物流、仓储、会展等多功能的商业集群。对于大红门农垦(天津)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是否会承接北京鑫福海工贸集团旗下的服装业务,北京商报记者多次采访北京鑫福海工贸集团,但截稿前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空白待填补
疏解与转型正在对北京商业作出结构性的调整。北京工商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认为,从总体来看,中国经济正在从高增长向高质量的形式发展,根据京津冀协同发展特点,疏解各种批发市场不是单一疏解而将是结构性的调整。

随着各类批发市场的疏解,对于相应的业态需要有新的模式来满足北京的需求。在洪涛看来,填补商业空白的过程中需要具有精准性,可利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有针对性的规划和布局业态,填补所在区域的商业空白。

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进一步表示,疏解非首都功能业态是根据产业升级和城市发展规划两个因素决定的,疏解后的区域发展不能单纯从商业层面看待,需要从城市规划的角度进行考虑,并结合整个城市的脉络。

“从未来的发展来看,市场的转型疏解需要从精准、品质和速度这三个方面来满足新消费的需求和营造市场环境。”洪涛强调,既要保证消费市场的满足,又要满足消费群体多层次消费需求,同时也要考虑到营商环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