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欧元薪酬,蔡澈为什么能拿欧洲史上最高退休金

卸任在即,蔡澈将得到德国有史以来支付给总裁级别员工的最高退休金,有人认为这与蔡澈在奔驰的成就有关。
1月29日,汽车预言家从相关媒体注意到,即将于今年5月正式卸任的戴姆勒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总裁迪特蔡澈,将会得到德国有史以来支付给总裁级别员工的最高退休金,这个丰厚的数额甚至创造了新的纪录。

报道显示,从2020年起蔡澈每天将获得4250欧元的退休金,而此前退休金的纪录保持者是大众集团总裁马丁 温特科恩,为每日3100欧元。消息一出,引起了不小的舆论关注。有人认为蔡澈的高额退休金与他在奔驰的成就有关;也有人认为蔡澈只是换个职位继续为奔驰出谋划策。

一直以来,跨国车企老总的薪酬情况常常成为业内人士讨论的话题。薪资的高低不仅意味着其产品在全球市场的收益状况,也体现了整个企业在资产方面的实力。尽管在外界看来,高管们年入百万欧元的现象并不罕见,但在退休金、养老待遇等福利方面,仍能获得高额的收入,不由得引起人们的猜测。

薪资最高的豪华车企掌门人
作为戴姆勒董事会主席,蔡澈掌管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总裁已经十三年,其中经历了两次延任。在任期间,蔡澈不仅受到戴姆勒集团的认可,在整个行业内都赢得赞誉。


据资料显示,在上一个财年中,蔡澈获取超过981万美元的高额年薪,在跨国车企老总的薪资水平中排行第5位。排名前四的是,美国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原雷诺日产联盟CEO卡洛斯·戈恩、福特汽车CEO韩恺特、福特执行董事长比尔·福特,年薪分别为2196万美元、1690万美元、1670万美元、1560万美元。

总体来说,欧美车企的高管人员薪资水平普遍较高,虽然蔡澈的年收入与前几名相比差距较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豪华车企掌门人中,蔡澈的收入则位列第一。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侧面体现了奔驰在全球豪华汽车市场中的高占有率地位。

有业内人士表示,蔡澈在任期内几乎没有赚到什么钱,他一直在监管整个公司的业务情况,曾因为过度生产导致汽车价格降低,造成公司巨额资产减值,蔡澈也主动削减自己的资产收入。该人士还表示,奔驰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蔡澈的努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在2007年及时将戴姆勒从克莱斯勒剥离,并用十年时间重建了奔驰的产品线、品牌价值和中国业务。

高额薪酬的背后
众所周知,蔡澈与戴姆勒有着十分深厚的情谊,这位睿智的土耳其人,从1976年加入戴姆勒集团开始,已为戴姆勒拼搏了42年,亲历了奔驰由盛转衰又再次攀上高峰的全过程。

2005年,奔驰业务下滑、销量锐减,不仅丢掉了全球豪华汽车销量冠军的宝座,与克莱斯勒的合作也陷入泥潭。第二年,蔡澈被临危受命担任梅赛德斯-奔驰总裁,在见证了奔驰的低谷后,开始为奔驰的落寞找寻破局之路。

凭借前瞻性眼光,蔡澈不仅将克莱斯勒业务从戴姆勒集团处剥离,出售在其他业务领域投资的股票,还率先打起了年轻化战略,为奔驰品牌重新找准了产品定位,为奔驰在年轻化的汽车市场打下基础。此外,蔡澈通过调整市场定价和营销策略,让奔驰的产品更符合中国客户的需求。一系列动作背后,都离不开蔡澈对奔驰的核心“调教”。

数据显示,2017年戴姆勒集团全球总销量为330万辆,同比增长9%,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为61.7万辆,相比前一年同比增长25%。而2018年奔驰品牌全球销量达到231万辆,同比增长0.9%,已连续三年成为豪华车销量冠军。

作为带领奔驰在全球市场奔走十多个年头的掌舵人,蔡澈对奔驰的贡献使其成为当之无愧的功臣。行业人士分析认为,以奔驰及戴姆勒在全球范围内的布局体量,其豪华车领域领先的地位就足以给蔡澈带来丰厚的酬劳回报。不仅如此,对于戴姆勒而言,蔡澈长期以来的领导已为奔驰带来了光环效应,可以预想的是,这种光环效应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发挥余热。

卸任后的蔡澈为什么还能拿这么多钱
前文提到,蔡澈在正式卸任后,从2020年起将获得日薪4250欧元的退休金,据汽车预言家调查了解,蔡澈的日薪数额已经超过绝大多数东欧国家的月薪水平。显而易见的是,除了高标准的退休保障制度以外,蔡澈对奔驰的贡献即便是卸任也不会立刻放下所有工作,其退居幕后的决策性角色将会继续扮演。

据奔驰内部相关人士透露,蔡澈卸任董事会主席和总裁一职,并不代表他不再关注奔驰的实际业务,相反,蔡澈将对戴姆勒集团和奔驰汽车未来业务的发展方向提出关键性意见,必要的时候还将继续主导战略的制定与规划。

尽管名义上蔡澈的任期已经结束,但对于新的接任者康林松而言,接管相关工作还需要蔡澈作为“引路人”的指导与辅助。包括战略的延续、新产品的推广以及整个集团的规划等,在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保持蔡澈的主导地位,逐渐过渡到新的掌管人。对此,蔡澈曾表示,在康林松接手公司后,无论是保持原有计划还是进行调整,都必然会与企业一贯以来的发展状况保持一致。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跨国车企中较为常见。相比于蔡澈,大众汽车集团前CEO哈恩博士也与之相同。在辞去大众董事长一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哈恩博士一直担任大众集团的高级顾问,为大众汽车提供相关战略上的决策支持,保障了大众汽车在全球各大市场的稳步发展。同样,蔡澈对于奔驰来说,也是如此。

因此,发挥余热的蔡澈对戴姆勒集团而言,仍然拥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支付高额的退休金,不仅是对蔡澈在格局上的依赖与需要,也是对蔡澈光环效应的再度认可。或许在外界看来,蔡澈只不过换了一份相对“轻松”的职位,但只有蔡澈自己知道,在奔驰未来漫长的发展道路上,他很难真正地卸下重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