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天堂,如今的孤城,影视小镇故事接下来怎么讲

明星逃离,小镇故事真的就此结束?
今年2月东阳市公布的一张2018年企业纳税榜和纳税百强企业名单,张艺兴1913万、杨幂1553万、华谊3.26亿......其高额数字让明星纳税再次旋即在风口浪尖,继续发酵。


自从崔永元曝光明星阴阳合同,范冰冰8亿多补税,国家就开始大刀阔斧严查明星偷税漏税,据新华社报道,截止到2018年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已达117.47亿。

本以为税务风波可以就此告一段落,如今东阳纳税榜的再次出炉,明星纳税成了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被明星带起来的东阳

此次纳税的风波吹到了这座坐落在浙江省中部的县级市——东阳。

1996年,拍摄《鸦片战争》横店立起了“19世纪南粤广州街”,从此横店影视城引起了影视界关注。随后秦王宫,清明上河图、明清宫苑、梦幻谷、大智禅寺、屏岩洞府、华夏文化园等一一落地。横店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被称之为中国好莱坞。

为了坐稳影视行业,2010年,东阳市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快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了一系列的财政扶持和特殊的税收优惠政策。

截止到2017年,横店就已聚集了871家影视企业和518家艺人工作室,其中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印纪传媒等大户,杨幂、李易峰、唐嫣和林心如等大牌明星工作室。

2017年上半年东阳各乡镇街道经济总量(GDP),横店镇以77.20亿元稳居东阳第一名,合计占东阳GDP的29.3%。横店镇上缴的税收占东阳市税收总额近50%。

此时围绕横店影视城,东阳的旅游产业也被带了一波。

在《中国特色小(城)镇2018年发展指数报告》最美特色小城镇50强中,东阳市横店镇在浙江高居第二。

据东阳旅游局人员称,2017年十一”黄金周期间,东阳市就接待国内外游客107.66万人次,旅游收入9.26亿元,横店影视城的中外游客达89万人次。

东阳更是在“城区横店一体化”上大刀阔斧卯足劲。围绕横店展开了杭温高铁、横店通用机场、义东永高速以及多条省道改造提升等一系列大交通建设。

如今随着影视行业的严查,横店早已不是昔日光景。

早前就有爆料者对媒体表示18年横店仅有“10来个剧组在拍戏”,而17年却多达50多个。

一名横店万豪大酒店工作人员也曾透露,以前剧组经常包下整个酒店,如今酒店的入住率还不到三分之二。

明星的消失,让此刻的东阳渐渐走向低迷,而这种低迷随着纳税的严查或将持续。

还未封口的明星纳税

2018明星补税纳税忙,2019还将继续。

18年10月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根据通知,影视工作室需按2016年至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计算税款,工作一共分为四个阶段:自查自纠阶段——约谈补税——税务上门辅导、检查——重点检查和税务抽查。

1月22日,国家税务总局权威公布:截至2018年底,影视行业自查申报补税117.47亿元,已入库115.53亿元!

宁波可行星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杜颖聪表示:目前影视行业补交的117.47亿元税款属于第一阶段的自查申报阶段,未来将转入第二阶段的督促纠正阶段。117.47亿元仅仅是补交的税款,这个数字的背后仍隐藏了很多尚未申报的收入。随着行业进入税务督促纠正的第二阶段,那些抱有侥幸心理的艺人及影视公司,将会受到更重的税务罚款。”

或许是看到了国家对纳税的严管,明星们都不敢碰这根红线。

今年2月12日,东阳市政府发布2018年度纳税大户企业名单,华谊兄弟3.26亿,欢娱影视、正午阳光的纳税金额均突破了1亿。

更让人吃惊的是,明星首次进入东阳纳税榜。

张艺兴1913万,杨幂1553万、鹿晗634万、华晨宇792万、迪丽热巴666万、秦俊杰567万,刘涛、靳东等众多明星都赫然上榜。

也正是因为明星的加入,也让纳税上升了一个新高度。据了解2017年和2016年纳税过1500万分别只有94家和90家,而2018年高达109家企业,不少明星工作室都位列其中。

而2016、2017两年间,正是明星天价片酬被谈论最多的时候。据2017年中国名人收入排行榜显示:范冰冰24,400万,鹿晗18,160万,黄晓明、孙俪、赵薇等年收入都在5000万元以上,网传当时的真人秀节目,明星一季的片酬已经炒到了3000万元~5000万元。可想当时明星工作室的收入之高。

接着,2018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终于发布通知:规定主演片酬占比不得超项目总预算的28%。爱奇艺等三大视频网站也联合正午阳光等六家影视公司公开声明,将严格执行单个演员总片酬不超过5000万元的规定。

片酬低了,但如今东阳公布的明星纳税金额却涨了,可见此前明星工作室纳税问题漏洞不少。

而随着税收的严查,明星纳税补税的数字还未封口。

小镇故事如何继续

在税收的高压线下,一众明星纷纷逃离曾经的“天堂”。

无锡是被税收击中的,因为事件的当事人范冰冰控股的唐德文化及其创办的爱美神影视,其注册地址就在无锡。

与东阳相似的是,无锡也是一家具有历史影视基地的小镇。

中国最早规划建设的影视拍摄基地,无锡拥有“华莱坞”——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其无锡中视影视基地,更是包揽四大名著,其唐城景区、三国水浒景区1500余亩。

而无锡也高度重视文化产业,从2002年就投入1亿扶持文化产业,影视产业的扶持资金每年达到3000万。

2017年无锡市《市政府关于支持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建设发展若干意见》税收优惠政策也是让赵丽颖、范丞丞、陈坤、刘诗诗、TFboys王源、杨洋、汤唯等人的工作室均坐落在无锡。

如今随着影视行业的严查,孕育出《琅琊榜》《芈月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无锡影视基地与横店一样冷清。

影视城内的明星工作室也已经人去楼空,工作室大多大门紧闭,影视圈业内人士表示,可能是明星工作室因为补不出巨额税款不得不走。

而此次税收严查的最大关注点则是霍尔果斯,这个位于新疆的边陲小镇,被称为是“中国最后的税收洼地”。因为其“五免五减半”(企业所得税五年内免征,五年后减半的优惠)丰厚的税收优惠政策笼络了包括范冰冰、吴秀波、吴京在内的20多位明星影视公司。

据伊犁州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末,霍尔果斯市注册企业859户,2016年注册企业2490户,2017年1-9月注册企业超过8500户,但由于霍尔果斯位置偏远,对于影视这样一个重资产投入的产业霍尔果斯自然成不了影视基地,于是大多数公司为空壳公司,实体经济企业仅有2%,98%都是没有实地经营的注册型企业,根本没有员工在那里办公。

于是崔永元事件后,包括冯小刚、徐静蕾在内的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媒体曾公开报道仅去年8月27日一天,《伊犁日报》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曾经的明星扎堆兴起的小镇,如今一个个惨淡收场。明星逃离,小镇故事真的就此结束?

对此业内人士对小官表示:“对东阳和无锡这样已经打好一定地基的影视小镇来讲,明星税收的严查不过是行业洗牌的去泡沫化。一时的冷清并不代表一直。”

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董事长桑小庆更是曾公开表示:“横店影视城做的不是个别公司的业务,也不是做某个题材的业务,更不是做半年的业务。我们做的是一个理论上具有持续的行业业务。我们不会把这种短期政策性的,甚至逃税个案性的情况,来作为一个行业兴衰的标准。而且老百姓的精神文化需求是长期的。”

而作为我国连接中亚、西亚乃至欧洲的国际交通大枢纽,“一带一路”线路上的重点建设区域,霍尔果斯的位置不容小觑。

2018年,新疆霍尔果斯区域实现进出口货运量3574.26万吨,同比增长23.3%;进出口贸易额1352亿元,同比增长22.2%。货运量、贸易额分别占新疆关区的60.2%和45.6%。霍尔果斯也仍是一颗有待挖掘的金矿。或许其得天独厚的最因地制宜的发展应该是边境贸易和旅游业。

当行业洗牌去掉泡沫后,曾经被明星带火的影视小镇也应该开始讲述属于自己的故事。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