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再次接受考验 在岸离岸盘中均下跌

  • 理财 • 2018-10-09
  • 来源:华尔街见闻
  • 作者:廖志鸿、李丹
  • 浏览:59
  • 评论:0
在岸人民币日间收盘跌破6.91,收创一年半新低,夜间盘中跌破6.93,创近两个月新低;离岸昨夜也曾跌破6.93,日内跌逾400点,到纽约尾盘收复6.92。上周日中国央行意外降准,人民币接受考验。
美元指数大涨之际,国庆长假期间中国央行意外降准,人民币面临考验。本周一在岸人民币日盘夜盘均创新低。

北京时间10月8日周一早盘,7点50分左右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逾200点,跌破6.91关口,报6.9152,后迅速反攻,8点10分左右拉升约50点,9点10分左右升破6.90关口,跌幅缩窄至100点以内。

在岸人民币8日低开,在岸兑美元开盘报6.9000,上一交易日9月28日收报6.8685,10点左右一度接近收复6.89关口,最终日内收盘跌破6.91。16点30分,在岸人民币日间官方收盘价报6.9135,收创去年3月10日以来新低,较9月28日官方收盘价跌321点,离岸人民币跌破6.93关口。

日盘收创逾一年半新低后,在岸人民币夜间继续走低,8日20点57分,在岸人民币跌破6.93关口,较上个交易日夜盘收盘跌超600点,创今年8月15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在短线反弹后再度跌破6.93,日内跌逾400点。

北京时间8日23点30分,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报6.9285元,较9月28日夜盘收盘跌600点;全天成交量276.21亿美元,较9月28日缩水10.89亿美元。


9日4点59分,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纽约尾盘报6.9166元,较10月5日上周五纽约尾盘跌216点,盘中整体交投于6.8900-6.9377元区间,日内振幅477点。


美元走高又迎央行降准 人民币贬值压力或加大

路透报道认为,本周一人民币尾盘大跌被认为是跟随美元指数的顺势而为,且人民币指数实际上还是有所上涨,显示人民币相对于其他货币而言是升值的,但个人和企业或许并不买账。

10月8日,人民币中间价下调165点,中间价为2017年5月以来新低。人民币中间价报6.8957,上一交易日中间价6.8792;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报6.8814,上一交易日夜盘收盘报6.8685。

路透援引交易员评论称,国庆长假期间美元指数升幅明显,本周一中间价疑似部分过滤,以缓解市场不安情绪,但客盘购汇仍偏多,贬值预期升温吓退结汇力道,令人民币承压加重,不过人民币在重要关口附近,各方亦忌惮大行出手维稳。

此前一日,国庆长假最后一天10月7日,中国央行意外宣布,10月15日起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置换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除去此部分,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

中国央行强调,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调控,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央行还称,本次降准仍属于定向调控,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基本稳定,银根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降准释放的部分资金用于偿还中期借贷便利,属于两种流动性调节工具的替代,而余下资金则与10月中下旬的税期形成对冲,因此,在优化流动性结构的同时,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

央行还强调,本次降准弥补了银行体系流动性缺口,优化了流动性结构,银根并没有放松,市场利率是稳定的,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率与名义GDP增长率基本匹配,是合理适度的,不会形成贬值压力。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评论称,央行的上述表态,一方面说明央行认为国内目标要优先于对外目标,另一方面也说明央行有意愿与能力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特定水平上。逆周期因子的重新引入加强了央行影响中间价的能力、资本外流的各种管制措施仍在继续加强,此外央行还保留着外汇储备干预与离岸市场干预的能力。有鉴于此,我们认为,今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极小。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刘世锦撰文表示,重要的不是具体“点位”,关键是汇率机制要正确,只要机制正确,不怕“点位”不回来。

西南宏观团队认为,人民币汇率存在一定贬值压力,但有序可控。中美利差收窄以及美元升值加大汇率贬值压力,这在国庆节期间的离岸市场有所体现。而央行在此降准意味着中美利差将继续收窄,汇率贬值压力可能有所增加。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汇率贬值将失控,由于外汇市场的发展和管控加强,我们看到4月份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贬值的同时,资本并未出现明显流出,无论是外贸企业结售汇意愿还是商业银行对外净资产,均基本维持稳定。因而,央行在控制汇率贬值速度上具有较强可控力,汇率贬值将是有序可控的。

不过,国泰君安研究报告显示,央行2016年2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专栏4曾指出,频繁降准会大量投放流动性,促使市场利率下行,加上其信号意义较强,容易强化对政策放松的预期,导致本币贬值压力加大,外汇储备下降,这也是2016年尽管也有经济下行压力,而央行始终未曾降准的原因。

国泰君安指出,这一次与2016年的不同在于,央行实施了逆周期调节因子、远期售汇准备金等外汇宏观审慎管理措施,用于应对人民币贬值压力,因此货币政策拥有了更多自由度来应对国内经济基本面压力。但需要警惕,若美元指数持续走强,则人民币汇率仍将承压。

10月7日,中国央行公布的最新外汇储备规模数据显示,中国9月外汇储备30870.2亿美元,不及预期31050亿美元和前值31097.2亿美元;为连续两月下降,9月环比减少227亿美元,降幅为0.7%,而8月减少82.3亿美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