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的“内忧外患”:软银移动业务IPO遇阻 愿景基金募资受沙特“拖累”

孙正义计划将软银移动业务拆分上市,却受日本国内价格战影响,被市场不看好
据媒体报道,日本国内可能爆发的价格战正威胁着软银移动业务的独立IPO计划,孙正义努力将软银打造成全球科技公司投资者的愿景也正受到影响。

在日本国内,软银旗下的日本无线运营业务——软银移动(SoftBank Mobile)面临的强劲竞争对手包括移动运营商NTT Docomo和KDDI。此前,日本政府认为国内运营商收取费用太高从而对运营商施加压力,NTT Docomo随后宣布,将从2019年4月起将手机计划的价格最多下调40%。


软银表示,考虑到竞争环境和消费者需求,软银一直在研究价格计划。有分析师预计称,软银和KDDI也将大幅降价。因市场担心价格战可能对公司的利润有影响,软银股价昨日在东京跌8%,而NTT Docomo和KDDI的股下跌15%左右。

孙正义此前希望将软银移动业务独立IPO,让投资者在移动业务和投资业务间好做出选择。

据媒体今年8月份的报道称,软银当前正考虑以约900亿美元的估值让软银移动进行IPO,软银移动拟在IPO中募资300亿美元。软银移动最快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在东京证券交易所挂牌。同时,软银希望能够获得比NTT Docomo、KDDI更高的市盈率。

若募资成功,该募资额将创全球企业IPO募资新纪录。但据彭博报道, 在今年上市的公司原本对估值都有很高的期望值,但最后发现投资者并不买帐。软银能否募集到心里的预想金额也很难说。

时隔3个月,针对软银提出的将移动业务单独IPO的计划,日本股票策略师Amir Anvarzadeh评价说,分拆计划现在可能“岌岌可危”,如果移动业务部分真的独立上市,股价可能并不理想,移动业务的“气氛正在变暗”。软银昨日拒绝就其IPO计划置评。

“第二只愿景基金”难产?
软银雄心勃勃地拆分移动业务的计划现在不被看好,孙正义募集“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似乎也不顺利。

2016年10月,孙正义宣布成立软银愿景基金,目标是重塑全球科技业版图。首期基金达1000亿美元规模,出资者包括沙特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PIF)、阿布扎比主权基金Mubadala、软银集团、苹果公司、富士康和高通等。其中,PIF就曾给予其450亿美元的首轮投资额。

孙正义于2017年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一次活动中表示,愿景基金的投资回报在前5个月已经达到了20%。今年4月至6月,软银公司的2季度营业利润为7150亿日元,高于去年同期的4790亿日元。其中,愿景基金在二季度的利润为2400亿日元,更是软银整体业务的重要贡献者。

孙正义曾不止一次的提到将启动更多只愿景基金的募集。今年9月份,据彭博报道,孙正义计划每2到3年募集成立一只1000亿美元规模的新基金,并每年向初创企业投资约500亿美元。

仅过了1个月(今年10月),媒体就报道称,PIF已计划向日本软银集团的第二只“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投资450亿美元,而未来的投资额还会不断提升。萨勒曼还曾表示,对软银的下一个愿景基金进行重大投资也将有助于PIF增加其资产。虽然这些资产已经超过3000亿美元,但他寄希望于2020年实现6000亿美元的宏伟目标。

对孙正义和软银来说,本来可以成为一件美事的投资因沙特籍记者卡舒吉遇害而变得不那么明朗。因为PIF的主席是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据媒体曝光的信息显示,沙特王储可能是谋杀案的幕后主使。

孙正义今年曾称沙特王储是伟大的投资者,此时却也不得不避嫌。据媒体报道,孙正义在利雅得与沙特王储萨勒曼会面,但未出席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投资大会——“未来投资倡议”(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大会。

最终,愿景基金将受到沙特王储怎样的影响尚不可知,但卡舒吉事件已经对软银产生影响。自他失踪以来,软银股价在之后三周内累跌了约20%。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