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当头,D&G的设计思维哪去了?

10个设计师可能有100个富有想象力的反应策略。
横向思维“(Lateral thinking)大师德.波诺(Edward de Bono )曾说:设计思维中,没有无解的危机。

对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来说,没有问题障碍,只有新的设计条件。问题越大,设计难度越高,出品更亮丽。波诺例举过的就有大水淹没秀场的危机。当一场突如其来的飓风暴雨淹没秀场后,组织者安排刚朵拉(摇橹小艇)来回摆渡接送参会者。它成为人们最难忘的一次会展活动。


D&G创始人之一Stefano Gabbana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与Michael Atranova的争论被截图公布。Gabbana粗俗的语言与另一个颇有争议的D&G广告片“起筷吃饭”并列在一起。11月21日,六个小时内,社交媒体上潮水般的批评颠覆当日D&G在上海最大的秀(The Great Show)。此时,人们在问,以设计能力为看家本领的D&G,你的刚朵拉在哪儿?

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时尚品牌,D&G有无惧争议的历史。2017年,陷入对特朗普二派意见争执中,设计师甚至让模特穿上“抵制D&G”的T恤摆拍。但这一次社交媒体上暴露出来的粗俗令所有人不齿。危机热点72小时过去,危机仍然在延续燃烧:中国主要电商已经下架D&G产品。它在国内的20多家专营店未来命运难测。

在我的研究教学中,危机有四种过程特征:连锁反应的突变危机,动摇秩序的基础危机,影响心理的长久阴影危机,暂无摧毁性后果但正走向耗散的渐变危机。如果D&G以为两个危机声明就能结束这场危机,那他们没有看到公司在中国市场将经历长久的心理阴影和耗散的渐变危机。

面对危机,10个设计师可能有100个富有想象力的反应策略。下面是我与一位欧洲著名设计师电话讨论的节选。一些是我的意见,一些是Tim的看法。接受采访的丹麦设计师延森(Timothy Janssen)去年被中国设计杂志评为年度设计师。

1)别忘了一位意大利人说的至理名言:千万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他的名字叫马基雅弗利。如果我是Stefano Gabbana, 我将利用一切临场资源,表达一个设计师对中国的艺术真诚,甚至以出乎意料的风格。为什么要取消上海大秀?为什么不可以亲赴上海,在那个已经布置完成的舞台上,做一场“歉意和敬意”的对话?

 2)假如是一场真诚的歉意和敬意之对话,360位模特和40位明星,他们也会离而复归。D&G可以主动联系密集报道这一事件的中国媒体,开展多场“艺术的真诚和真诚的艺术”的讨论。

3)艺术有瑕疵,设计师有偏见,会犯错。多场对话不妨集中在设计师文化反思的主题上。勇敢直面意外,它本来就是一个艺术家应该有的品行。设计师比普通人更懂如何调动行为艺术,让矛盾和冲突成为阶段性和谐的背景看板。

4)道歉得是实诚的,彻底的、毫无保留的。设计师的“有胆”不仅表现在艺术创造中,也应该体现在接人待物的态度上。

5)用行动传递,语言总是苍白。除了声明中的遗憾,不妨给受到影响的合作企业、艺术家、模特和会场保安以及清洁工写一份签名信,送一份感恩节的礼品。

6)也许应该思考设计一场向中国文化致敬的专场秀。也许花一年的时间,邀请中国艺术家参与,在明年的感恩节奉献。参与设计的过程和最后呈现的时刻同样重要。它能让时装界关注一整年。

7)千万别忘了我们是设计师。搞怪,搞笑,搞鬼,搞事,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的艺术真诚包括对标新立异和特立独行的追求。D&G品牌信号之一就是大大咧咧的淘气小孩。出事后,别把自己变成听写读念公文的办事员。在真诚送达后,如果气氛合适,找个意大利餐馆,用筷子吃意面吧,本来面条就来自中国。能让大家一起乐,这才体现设计师的本领。

8)事后,也许主事者会对温吞水一样的危机公关后悔。多么汹涌澎湃的社会关注啊,多少广告也买不到啊。它直接考验设计师大破大立的思维和勇气。小气、躲闪、支支吾吾,它们不是D&G的品牌风格。看到他们危机公关的调性,忍不住要问,过去的产品到底是谁设计的?

9)支持敬意的是我们欧洲人逐渐对中国的认知:美国人用了200多年,欧洲人花了上千年,中国人在40年中让4亿人脱离贫困。仅凭这一点,它能激发各种标新立异的设计。

10)中国企业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设计思维和能力。误解是理解的开始。当歉意直达心扉,与来自欧洲的设计师相互拥抱吧。

对于已经发生的危机,大胆引入持续的反思和艺术对话。其中会有失败的活动吗?回答是肯定的,所以要反复尝试,巡回对话。失败是艺术的宿命。曾比肩毕加索的雕塑家阿尔伯特.贾克梅蒂说:对我所有的启发来自失败,凝视失败便成为我艺术创作的目标。时装商人应该害怕并避免失败,但以大胆绚丽为语言风格的时装设计师必须凝视失败。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