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经步入“共享经济”的第四消费时代了吗?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二十几亿的销售额你贡献了多少呢?每年的“双十一大战”,引起大众疯狂买买买的行为透露出什么消费信息?中国当前又是处于什么样的消费状况呢?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二十几亿的销售额你贡献了多少呢?

每年的“双十一大战”,引起大众疯狂买买买的行为透露出什么消费信息?中国当前又是处于什么样的消费状况呢?

尽管我国对“共享经济”这个词已经非常熟悉,并且它逐渐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如: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和共享充电宝等等。这在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消费社会形态,但这就意味着中国已经步入“共享经济”的时代了吗?

早在2014年,“共享”这个词还没有在我国形成明确概念的时候,日本作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中就已经提出“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并且认为日本已经步入“共享经济”的时代,即第四消费时代。

据三浦展在该书中的描述,自1912年起,消费分为四个阶段,第一消费时代,是少数中产阶级享受的消费;第二消费时代,是借助经济飞速发展之际,以家庭为中心的消费;第三消费时代,即以个人化趋势的消费;第四消费时代,即重视“共享”的消费社会。

三浦展书中对经济发展、群体消费特征与社会文化的关系的分析,对我国的经济状况和社会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我国当前主流的消费趋势正从“第二消费时代”向“第三消费时代”过渡,比如我们所看到的:某些行业大量生产带来的产能过剩,从而拉低了商品的价格(这里指的是相对价格),导致人均所拥有的非必需品猛增,正如很多人吐槽的“双十一买回一堆没什么实际用途的东西,真正有需要的反而没买”。

由于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比如以“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为主的需求侧改革到制度创新等要素为主的供给侧改革,又如多年持续飞速发展的GDP,出口和投资拉动的增长结构以及显著的贫富差距等特征,导致中国的主流消费从沉寂到爆发,一跃进入“买遍全球”的状况,这看似中国的经济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步入“消费升级”时代,即“共享经济”时代。

然而并非如此,这从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中可以找到答案。日本的“共享经济”与我国的存在本质的区别。日本的共享,前提条件是其物质已达到极大的丰富,人们的私有财产达到了富足有余的状态,因此人们可以将自己的部分资产去私有化,提供给有需要的人使用,再次发挥物品的使用价值。比如日本的“虎面人”运动,即每逢圣诞节前后,都会有一群自称“虎面人”的人,将书籍、食物和家具家电作为爱心礼物进行捐赠,以满足物质条件较匮乏的人群的需求。

而中国的“共享经济”,以我们最熟悉的共享单车为例,它并不是对个人资源的循环利用,或者再次分配,而是盈利性企业按一定的标准生产出大量全新的自行车投放到市场,供人们使用,从本质上看,这仍然是商品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也是供需行为的体现,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共享”。

换句话说,中国的“共享经济”时代仍然是三浦展所定义的“第二消费时代”,即日本在1945年至1974年期间,经济高速增长,个人消费欲望强烈,疯狂追求名牌的时代,正如今天的中国一样,世界各地奢侈品店都待中国客人为“座上宾”。例如,每年的国庆节世界各国的奢侈品牌店都拉上中文横幅,打上“欢度国庆,欢迎中国人民光临惠顾”和打折促销等字样。再看如今的日本社会,正在进入追求简约和环保的“第四消费时代”,日本人到国外旅游,已经很少消费奢侈品了,大多是购买明信片等纪念品。(文/程子)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