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专家早知晓贺建奎的实验,该技术发明者明确表示反对

中国社科院名誉高级研究员邱仁宗透露,今年早些时候的全国伦理相关会议上接触过贺建奎,当时贺建奎表示已经在猴子、大小白鼠身上做过基因编辑实验,下一步是做人类。
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第一天落幕,贺建奎的研究成为媒体关注焦点。对此,与会科学家普遍表示,该项目从伦理操作到申报程序皆有问题,且该事件严重损害中国科学界形象,专家们呼吁政府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并确保执行效果。

实验是真的么,有必要么,孩子真出生了怎么办?
根据现有报道,贺建奎的研究应用的是CRISPR Cas9基因编辑技术,而该技术的认证发明者张峰正好出席本届大会。其表示,现在基因编辑技术还存在很多问题,在人身上进行实验是不应该的。他支持叫停移植经过编辑胚胎,CCR5试验当中的做法,直到建立起一整套考虑周全的安全措施之后再开放。


同时,其表示目前艾滋病有其他更安全的治疗方案,通过基因编辑的方式来帮助婴儿抵抗HIV,理论上有效性更高,也相对更安全。但这需要通过实验进行更多的研究,反复证明技术的其可行性和安全性后才能实施。敲除人类胚胎细胞的CCR5基因,其风险要远远大于获益。

据悉,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艾滋病防治方案为母婴阻断方案,即在艾滋病病毒感染妇女怀孕后,通过孕妇用药、婴儿出生时用药以及人工喂养,阻断艾滋病病毒从母亲传给孩子。如果按时服药,住院分娩并且坚持人工喂养,婴儿健康的概率可以达到85%到95%。

不过,在场大部分专家认为该实验真实存在的可能性较高,因为该试验的技术难度并不高,此前没有先例是因为考虑到伦理学贺社会的影响。同时,在非常严重的遗传病疾病上,国际社会也有基因治疗的临床试验先例在,不过这也是技术安全性尚未玩好解决,有较大争议的治疗方式。

“如果孩子已经出生了,我们就只能密切的跟踪她们,因为你把它敲除了,免疫功能缺失了以后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需要密切关注。“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翟晓梅称。不过她强调,这些孩子也是有自主独立性的个体,不能对其加以任何限制,比如阻碍其结婚等。

但阻碍两个女孩结婚,又将陷入新的人权问题,可以预见这将是一场无止尽的争议。

贺建奎实验的合规性
多名专家从伦理学和申报程序上解释了贺建奎实验的不合理之处。

邱仁宗是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哲学研究所的名誉高级研究员,他透露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全国伦理相关会议上接触过贺建奎,当时贺建奎表示已经在猴子、大小白鼠身上做过基因编辑实验,下一步是做人类。“但他没有说是做孩子。”邱仁宗说,“他说制作了很多实验,做过很多调查,做了很多工作支持,我当时问他是否通过了伦理委员会批准,他说通过了,但没想到是通过和美医院的伦理审查。”

邱仁宗表示,中国大陆的规定是机构才能承担伦理委员会的职责,科学家的案件由其对应机构的审查,而不是另外找医院,“从这个角度说,贺建奎找和美医院作为伦理委员会是弄虚作假的。”而且,在临床试验前,应该先发布动物研究的成果,接受相关机构对其安全有效性的检测,但贺建奎的研究事先没有相关数据发表,“他只通过媒体发表,这是不行的,通过媒体无法审查科学家的结果。”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化学、分子生物学与细胞生物学教授詹妮弗·杜德纳也在前日公开声明中,表达对此实验程序上的质疑。“公众有必要考虑以下几个问题,临床报告并没有在经过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上发表。数据没有经过同行评议,人们就无法确定基因编辑过程的精确度。“

参与起草2003年颁布的人培干细胞伦理准则的翟晓梅也表示,贺建奎的研究明确违反了该条例中,人类胚胎研究14天内须终止、不准出于生殖目的做基因编辑的两大条例。而且,贺建奎的实验让本来不具备预防艾滋病能力的人类有了该能力,是超过人类本身能力的改变,属于基因编辑四大类中的基因增强类别。这是十分有争议的类别,现在学界基本不考虑这一领域的研究运用。

不过,贺建奎可能并不会遭受实质的法律惩罚,因为目前相关领域的管理规范基本为卫生部或科技部的规章或条例,违反后相应的执行力度很弱,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和对应的违法措施。专家们呼吁,希望借由此次事件,完善中国相关领域的法律法规建设,而不是纸上谈兵。

有什么在等着贺建奎
但是,虽然贺建奎可能不会受到法律约束,但或将面临学术生涯的挑战。与会专家表示,贺建奎的实验影响了中国在此领域的国际形象,将影响到一些重要的正在进行之中或者计划中的临床研究。更有专家表示,目前已有中国年轻学者因为此事,在申请国外学校时遭受拒绝。

“如果科学共同体共同放逐了他,他可能就再也不能在学术圈子里出头,他的工作就到此截止了。”翟晓梅说,“意味着学术生涯也就截止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