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中的南方科技大学

自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生后,贺建奎此前所供职的南方科技大学也被覆盖在舆论风波之下。
自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生后,贺建奎此前所供职的南方科技大学也被覆盖在舆论风波之下。

11月28日,在环境优美的南方科技大学,外界的风波似乎未影响到校园的宁静。实际上,很多师生也迫切地想知道“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真相:校方是否参与“基因编辑婴儿”研究项目,是否向贺建奎提供了资金资助,这些谜团待解。

虽然离“基因编辑婴儿”被公布之日已过去了三天,南方科技大学的很多师生依然关注着这个事件的走向。电梯上有教职工讨论贺建奎在香港举办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上是否会现身,校道上也有学生拿着手机驻足观看峰会的视频直播。

无论是教职工还是学生,“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都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绕不开的话题。但面对陌生人时,谈及该事件却变得谨慎。

随着舆论对南方科技大学的关注,该校门卫对外来人员出入管理更加严格,没有门禁卡的外来人员要进入校园一律要求由校内教职工或学生出来接人。贺建奎的实验室在南方科技大学第一科研楼,所在楼层通往实验室的通道也全天被三位工作人员守着,不让外人靠近。

而在前一天夜间,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所属办公室门外的介绍内容被摘除,门上贴上印有“请勿入内,后果自负”的提示纸张,并盖有南方科技大学的盖章。

贺建奎此前指出,南方科技大学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在研究经费上有关联,这也是媒体聚焦该校的原因之一。在贺建奎研究室官网上,针对参与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披露,项目研究经费来源是南方科技大学。

11月28日,在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后贺建奎首次公开现身。关于该项目经费方面,贺建奎表示,“一开始是我自己承担费用,我在大学里已经做了一些前期研究,后面来到医院/诊所研究,一些成本是大学院系提供的。”不过,他也表示,学校对他的实验并不知情。

校园内,更多的师生依然相信,南方科技大学和该事件无关。该校宣传与公共关系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从新闻上看到贺建奎主持参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时,和大家一样都特别震惊,她认为校方之前对此事一点都不知情。

对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的经费来源,该工作人员表示,校方也关注到贺建奎的说法,目前仍未给出回应,建议关注其官方平台的通报。而对于南方科技大学和贺建奎的基因公司之间有着何种合作,校方也未置评。

同时,该名工作人员指出,贺建奎研究室官网并不是南方科技大学的官网,“贺建奎研究室官网上的南方科技大学logo有错误,这个logo最早由原校长朱清时提出来,因为颜色太多,后来进行了优化,贺建奎研究室官网上的‘南方科技大学’的字体和学校官网上也有区别。”


“南方科技大学的英文全称是’Souther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但贺建奎研究室官网上南方科技大学的英文全称是’Sout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她说。

“基因编辑婴儿”风波之下,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的教职工对贺建奎的行为质疑声音不断。

11月28日中午,南方科技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生物系全体教授关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联合声明称,“作为当事人的同事,我们对此事件深感痛心。在法有禁止、伦理逾矩、安全性未经充分检验的情况下,贸然开展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严重违背了学术规范和道德伦理,我们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该份声明还称,自建系以来,生物系一直注重遵守国家科研伦理和政策法规,不断完善相关规章制度。对此孤立事件的发生及其造成的恶劣影响深感遗憾,将全力配合学校以及上级单位对此事件进行全面调查,科学发展不能把伦理留在身后,法律和道德的底线不容突破。

“贺建奎是被利益熏心,这种事情是正规搞科学研究的人不应该去做的,正因为有这个市场,贺建奎才会去干这个事情,公布这个事情就是告诉那些有需求的人他可以做。”一位南方科技大学教职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相关评论